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海参泡发

长岛金钩海米多少钱一斤,揭秘金钩海米背后的故事

2018年11月16日5653
海岛金钩海米

谈起虾,难免要想起《阿甘正传》里大嘴唇黑人,他说:"虾是海里最好的东西,你可以烧它、煮它、烤它、烘它、炒它,把它做成串烧虾、克洛虾、鲜虾羹、铁板虾、油炸虾、脆皮虾;还有菠萝虾、柠檬虾、椰子虾、胡椒虾、鲜虾汤、油焖虾、虾肉色拉、土豆虾"。


这家伙对虾痴迷如此,肯定对海米也赞不绝口。一口馒头,一把海米,一瓶啤酒,就是海岛人的一顿饭。劣质而充满城乡结合部风格的包装万年不变,但只要打开袋子,扑面而来的就是淡淡的鲜味,闻一口回味无穷,尝一下满口飘鲜。

长岛金钩海米
但是,虾却不见了。
 
往年一艘大马力船,一天可捕捞15个渔箱左右,今年3-4箱算是上等。一个渔箱煮熟晾干分拣之后,大约能出不到3斤干海米,以目前的收购价格和不断高涨的油价,即使算上杯水车薪的油补,渔民出一趟海好像也不怎么赚钱,光出去一趟的油费可能到400元。而今年的野生扇贝数量也是锐减,海岛资源枯竭的愈发厉害,远超你我想象。
出海期间抓拍 摄于2015年夏
(出海期间抓拍 摄于2015年夏)
海纳百川,也纳百物。这一年虾不好,江瑶贝就多;江瑶贝不好,鸟贝就多;鸟贝少,小虾就多。大海就像是和渔民签了一份管饱合同,从来没有让岛里人失望过,东边不亮西边亮,总有养活人的东西,总也饿不死人。
一网捕上来这么多虾,心里就像大丰收一样的喜悦。摄于2015年夏
(一网捕上来这么多虾,心里就像大丰收一样的喜悦。摄于2015年夏)
今年合同应该是到期了,纵然休渔期长达数月,也改变不了大趋势,过度捕捞的大趋势。毛主席说,”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,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,走到一起来了“。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渤海终不还。来自辽宁的,河北的,蓬莱的,隍岛钦岛的,威海的,甚至江苏浙江的船,不远千里来这里就是为了把大海干空。船马力越来越大,500马力的已屡见不鲜;捕捞技术越来越先进,船也越来越多:到了晚上,海岛周围密密麻麻的作业船只,船灯若隐若现,比天上的星光还要密。
晾晒金钩海米
长岛金钩海米成品
(从捕捞到晾晒到去皮筛拣是个繁琐的过程)
富过三代不一定变穷,可渔民过三代真的可能无鱼可打。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,可能就是当今一些渔民的真实写照。据说南隍岛很多大船已经把工人辞退了,因为出一趟海可能根本无法支付工人的工资。如今物价飞涨,打渔所需的最大的成本,油价和人力成本,都在爬升,而海鲜价格虽有上扬,但无法弥补产量剧烈下降导致的收入骤减。可别忘了,南隍城岛可是长岛里数一数二的富裕岛,船只的数量和吨位,也遥遥领先!
长岛野生鹰虾长岛鹰虾大小
(鹰虾是需要纯手工进行剥皮的)
我还听说有外地养殖海参的派大船来海岛周围挖海底淤泥,海底生态破坏殆尽。两个不同地方的人跟我讲过最先进的捕捞技术:网底携带一只巨型喷水枪,所到之处鱼虾贝蟹尽数喷到网里,片甲不留。我虽道听途说,苦无实证,但还是难免义愤填膺,想起鲁迅在《纪念刘和珍君》所写:"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,来推测中国人的,然而我还不料,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。"
 
三岁孩子都知道,大鱼吃小鱼,小鱼吃虾。虾少了,势必会影响所有的海洋生物。十多年前,江瑶贝遍布海底,如今海岛罕见。小时候街边晒满了乌贼鞘,如今一年也见不了几只。据说在江浙,墨鱼洄游经过线路上遍布着拦网,墨鱼群灭。我查了下如今先进的捕捞技术,简直是瞠目结舌,”拖网、围网、张网、流刺网、笼壶、延绳钓“。光看名字都令人生畏。李光耀对比中国和新加坡,”我们是没有土地的南华农民的后代,而你们有知识分子,有最杰出的人才,有诗人,有艺术家。“。
他说得太对了,能设计出这么多先进技术的人,也绝对不是一般人。
 
孟子说,”数罟不入洿池,鱼鳖不可胜食也“。我也想起《道德经》所云,”少则得,多则惑“。东西少了尚且能自给自足,东西多了反因竞争激烈而”惑“。去年的一部电影,《Gone Girl》,消失的爱人,就是这个意思。
 
爱人不见了,千夫所指。
 
爱人回来了,万丈深渊。
 
爱人就是虾,虾也是爱人。 
长岛斑马下
(海捕的基围虾,因为条纹像斑马,我们当地叫斑马虾)
关于本地货
 
渤海的网,就像是猪八戒的耙子,猪八戒有九齿耙,我们有九千齿九万齿,将海底扫的一干二净。物以稀为贵,海鲜的价格扶摇直上,零售商的利润越来越少,于是挂羊头卖狗肉也变成了常用的套路。淘宝上卖长岛海米,长岛海参的,很多都不是长岛本地货。很多人以本地货作为噱头,赚的盆满钵满,给真正卖岛里货的人结实的上了一课,随着劣币驱逐良币的不断上演,我相信不久的一天,以长岛打头的绝大部分海鲜都将变成一种符号,可遇而不可求,甚至高价都买不到。

(老渔民钓的牙偏鱼,学名鲆鱼)
一点希望
 
今年的渤海对虾如同雨后春笋突然冒出来很多,据说是青岛和威海培育的底播苗,让我对海洋资源的恢复还抱有一点希望,这种虾曾经濒临灭绝,难以望其踪影,如今又重出江湖。只要我们国家想做的事,还没有做不成的,就好像我国福利彩票的开奖号码,你觉得是运气和概率,其实拼的是真真正正的实力。
长岛金钩海米
(海捕野生渤海对虾,小时候这虾晒干穿成串  摄于2018年秋)
偶然看到我姐朋友圈发的图片,满满一箱的红加吉鱼,学名真鲷,如今价格百元一斤以上。用一个《百年孤独》式的开头来作为本文的结尾:“多年以后,我站在海边,准会想起渔民带我去品尝海米的那个遥远的下午”。

90年代摄于小钦岛)
真正的海米应该在冰箱里冷冻,而不是在记忆里褪色。
海岛落日

(夕阳西下,海岛的风景每天都不同  摄于大钦岛 2016年冬)


想要正宗长岛金钩海米,请朋友们加我微信:

1.jpg